半岛晨报:从正厅级岗位辞职 只为回校当辅导员 ——大连海事大学教师曲建武事迹报道(上)

来自:半岛晨报 发布时间:2018/1/17 11:25:34

2013年,55岁的曲建武辞去正厅级职务,到大连海事大学当了一名辅导员。在他要辞去领导职务的时候,有的朋友就直接地说:“你这是何必呢?许多人一生的追求不就是要戴上这样的光环吗?”有的人也劝他慎重考虑:再有几年就退休了,没有了领导职务,一些待遇就没有了。“没当过辅导员的人,可能不理解辅导员和学生、家长的感情。”他说,“我1983年家访过的学生,到现在30多年了,有的家长还跟我保持着联系。不当辅导员,不去家访,你不知道人家家长对你寄予了多大的厚望!” 

“光环”远没有学生重要 

曲建武1982年毕业留校就做了一名辅导员,他从辅导员做起,后来做过学院党总支副书记、学生处处长,1998年被任命为学校党委副书记。2004年11月,调任省委高校工委副书记,后来又兼任省教育厅副厅长。 

2013年在他向省委提出辞职申请的时候,他可算得上一位老厅局级干部了。曲建武头上的这顶“光环”还是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的。然而,在曲建武看来,这样的一些“光环”并没有多么重要。“我已经很知足了。从小家境贫困,没想过什么厅级干部、教授、博导。1983年,我申请去老山前线,如果去了,今天可能我就是‘高山下的花环’。没有组织的培养、大家的帮助,哪能有那名和利呢?我都55岁了,够本了,老百姓怎样看病我就怎样看病。” 

曲建武和学生的情感太深了。30多年了,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上,曲建武的脑海里总是闪现着学生的身影。有一年春节期间,他骑着自行车冒着严寒到学生家家访,得知这个学生的弟弟患病住院,他回到家里后让他母亲包了水饺送到医院。这个学生的弟弟去世前说:“哥哥,你一定替我报答曲老师。” 

“忘了父母,也不能忘了曲老师” 

他有一个学生现在是个厅级干部,这个学生的母亲经常念叨他。曲建武至今还经常去看望这个学生的父母,给他父母拜年。这个学生的母亲嘱咐孩子说:“忘了父母,也不能忘了曲老师。” 

有一次有个学生到大连看望他,他外出开会了。这个学生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“不是每一朵鲜花都代表爱情,玫瑰做到了;不是每一棵树木都耐得住饥渴,柏杨做到了;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想您啊老师,我做到了。”曲建武说:这是权力、金钱能够换来的吗? 

天冷了,学生会发微信说,老师别感冒了;天热了,学生会说,老师您多喝水。曲建武说:这真是比儿女都贴心啊。每逢节假日,曲建武都会收到满满的祝福。他说,“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” 

2005年9月,他患病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,几天的工夫鲜花就摆满了房间。曲建武打趣说:我还没死就躺在了鲜花丛中。 

曲建武的学生可谓“遍天下”,他们有的成为博导,有的是基础教育的骨干,有的在企业里谋职,也有的当上了省部级的领导。每当他们有变化、有发展的时候,都会跟他做个“汇报”,感谢他的培养帮助。 

有个任厅级干部的学生曾给曲建武写了一封题为“我的精神导师”的长信,信的结尾写道:“于我而言,您恰是我人生成长道路上的精神导师。”曲建武说:有了学生就有了一切。这么多的学生,还有他们的家长在感激你、想着你,你还要什么呢? 

30多年了,他没有离开学生一天 

2005年初,曲建武发现他的头皮下长了个瘤子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没有看医生。直到瘤子长到了鸡蛋般大小,压迫神经、无法睡眠他才到医院治疗。化验结果是恶性肿瘤。他拒绝了医生对他进行植皮、化疗、放疗的治疗建议,在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情况下就出院了。他缠着绷带、戴着帽子参加了全省大学生纪念一二九运动大会。 

他对辅导员们说,一定爱自己的学生;嘱咐大学生们好好学习,报效祖国。面对学生的那一刻,他知道自己的心属于学生。 

正是基于这样的情感,在辅导员工作岗位上画上他职业生涯的句号成了他的一个心愿。在做学校党委副书记的时候,他就想待做满两届后就向组织提出辞呈。在教育厅工作期间,他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2009年,中央召开“全国加强和改进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座谈会”,辽宁省在会上介绍了加强辅导员队伍建设的经验。其间有的领导问过曲建武的打算,他明确地表示再过两年等把他应当做的“辽宁加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长效机制”建立起来就回学校做辅导员。 

2012年,他想辞职,但当时他正在对全省孤儿大学生的学习、生活状况进行调研。他委托某高校完成了一份35000字的调研报告,在此基础上,他撰写了“免除孤儿大学生学费和住宿费”的建议,经多方沟通,这件事得到了落实。 

曲建武在跟领导提出辞职时说,30多年了,他没有离开学生一天,虽然职务发生了变化,但是他反而感到和学生的距离更近了。“让我回去吧。我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足球教练,怎么也按捺不住自己,就想亲自把球踢进球门里。我要完整地带一届学生,再不下去,球赛就结束了。现在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就是和学生在一起。”这是曲建武发自内心的真实声音,这是一个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在55岁的时候,在他的工作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的时候,为了能亲自多踢进几个“球”,向组织上提出的唯一请求。

半岛晨报、海力网记者辛敏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