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连晚报:辞去厅级干部职务 回高校甘当辅导员——大连海事大学教师曲建武 (上篇)

来自:大连晚报 发布时间:2018/1/17 11:22:11


  曲建武(中)和学生们合影。

  文/本报记者栾光煜

  图/受访者提供

  

  作为一名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,大连海事大学的曲建武教授从教35年来,他将满腔热情投入到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中,他将事业融入自己的血液,在全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影响广泛,为我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。

  

  弃官从教,甘愿做一名普通辅导员    

  曲建武教授辞官从教回到学生身边,诠释了一个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情怀。曲建武1982年毕业留校就做了一名辅导员,他从辅导员做起,“不争而得”,做过学院党总支副书记、学生处处长,1998年被任命为学校党委副书记,2004年11月,调任省委高校工委副书记,后来又兼任省教育厅副厅长、巡视员(正厅级),2013年在他向省委提出辞职申请的时候,他可算得上一位老厅局级干部了。

  曲建武头上的这顶“光环”还是令许多人羡慕不已的。在他要辞去领导职务的时候,有的朋友就直接地说:“你这是何必呢?许多人一生的追求不就是要戴上这样的光环吗?”有的领导同志也劝他慎重考虑:再有几年就退休了,没有了领导职务,一些待遇就没有了。将来看病怎么办?然而,在曲建武看来,这样的一些“光环”并没有多么重要。“我已经很知足了。从小家境贫困,没想过什么厅级干部、教授、博导。1983年,我申请去老山前线,如果去了,今天我就是高山下的花环。没有组织的培养、大家的帮助,哪能有那名和利呢?老百姓怎样看病我就怎样看病。”

  

  有这帮学生,他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    

  曲建武和学生的情感太深了。30多年了,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上,曲建武的脑海里总是闪现着学生的身影。有一年春节期间他骑着自行车冒着严寒到学生家家访,得知这个学生的弟弟患病住院,他回到家里后让他母亲包了水饺送到医院。这个学生的弟弟去世前说:“哥哥,你一定替我报答曲老师。”曲建武说,那时自己经济条件不好,真想多给学生些帮助,可是有心无力啊!他有一个学生现在是个厅级干部,这个学生的母亲经常念叨他。曲建武至今还经常去看望这个学生的父母,给他父母拜年。这个学生的母亲嘱咐孩子说:“忘了父母,也不能忘了曲老师。”有一次有个学生到大连看望曲建武,他外出开会了。这个学生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“不是每一朵鲜花都代表爱情,玫瑰做到了;不是每一棵树木都耐得住饥渴,柏杨做到了;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想您啊老师,我做到了。”曲建武说,“这是权力、金钱能够换来的吗?”他想起了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,正是学生们那匆忙的脚步、静思的身影奏响了他人生的乐章!天冷了,学生会发微信说,老师别感冒了;天热了,学生会说,老师您多喝水。曲建武说:这真是比儿女都贴心啊!每逢节假日,曲建武都会收到满满的祝福。他说,“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!”

  

  曾身患癌症,依然为学生扑在一线    

  2005年9月,他患病住院的消息不胫而走,几天的工夫鲜花就摆满了房间。曲建武说:我还没死就躺在了鲜花丛中。曲建武的学生可谓“遍天下”,他们有的成为博导、有的是基础教育的骨干、有的在企业里谋职、也有的当上了省部级的领导。每当他们有变化、有发展的时候,都会跟他做个“汇报”,感谢他的培养帮助。有个任厅级干部的学生曾给曲建武写了一封题为“我的精神导师”的长信,信的结尾一句说道:“于我而言您恰是我人生成长道路上的精神导师”。曲建武说:“有了学生就有了一切。这么多的学生、还有他们的家长在感激你、想着你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  2005年初,曲建武发现他的头皮下长了个瘤子,为了不影响工作,他没有看医生。瘤子越长越大,时任教育厅厅长几次催促他到医院检查他都没去。直到瘤子长到了鸡蛋般大小,压迫神经、无法睡眠他才到医院治疗。化验结果是恶性肿瘤。他问医生还能活多长时间?他要把人生最后的时间留给学生。他拒绝了医生对他进行植皮、化疗、放疗的治疗建议,在刀口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情况下就出院了。他缠着绷带、戴着帽子参加了全省大学生纪念“12·9”运动大会。面对学生的那一刻,曲建武知道自己的心属于学生。而当看到学生在他的帮助下健康快乐地成长,他越发感到,自己是最幸福的人。

  记者手记

  能带给我快乐的

  就是和学生在一起

  采访时,曲建武教授对学生的爱让人感动,似乎只要是为了学生,他可以不计任何条件,义无反顾、义不容辞。

  想当初,他在跟省教育厅领导提出辞职时说,30多年了,他没有离开学生一天,虽然职务发生了变化,但是他反而感到和学生的距离更近了。“让我回去吧。我现在的心情就像一个足球教练,怎么也按捺不住,就想亲自把球踢进球门里。我要完整地带一届学生,再不下去,球赛就结束了。现在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就是和学生在一起。”这是曲建武发自内心的真实声音,这是一个老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在56岁的时候、在他的工作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可的时候,为了能亲自多踢进几个“球”,向组织上提出的唯一请求。

  “能带给我快乐的就是和学生在一起”,这句话就像父母之于子女的情感,朴实无华,却又充满力量。也正是这种力量,指明了学生前进的方向,成为他们人生道路上的灯塔。

  在辅导员的岗位上,如果人人都能像曲建武这样以到学生中间、和学生在一起为乐,那他即便不是最优秀的,至少也是深受学生爱戴的吧。